關於部落格
曉楓殘眠的生活札記
  • 182544

    累積人氣

  • 109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歷史的必然與偶然

在一個下剋上、弒父、竄權為常態的時代
怎樣才能脫穎而出制霸天下?
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可以說是歷史的必然
一種長期的有規律的趨勢
然而在這種必然之中,是由許多的偶然接合而成

為什麼我們在玩RPG角色扮演遊戲的時候
通常遊戲會有主線劇情,並且伴隨著一些支線劇情
支線的劇情解不解通常對於主要的遊戲發展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碰巧遇到了,有時候有助益、有時沒意義、有時反而倒幫一把

主線劇情則否,對於遊戲的進程起著決定性的作用
什麼時間發生什麼事情都會影響著後來的進程
而且常常是不可逆的

歷史是必然或是偶然
這個問題常被拿出來辯證
必然方認為,歷史沒有如果所以沒有假設,既然沒有假設那麼當然是必然
不過感覺上就有點像強盜了,綁架語言上的邏輯

我個人是認為,必然與偶然的定義尚須釐清
因著不同的歷史尺度與事件而有所差別
比如說,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這算是非常長尺度的觀察而累積的經驗總結
可以說是一種必然
必然只能是一種觀念而不可能是一種細節的解釋

大勢所趨,勢不可擋
固然眾所皆知,然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卻沒人能說的準
歷史的進程全由逢機發生的偶然所組成
然後往一個必然的方向前進
我認為歷史的必然性是建立在偶然之上的
歷史必然是偶然
偶然為因,必然為果
把因跟果放在一起辯論,原本就不會在同一個立足點上
爭論不休是當然的

google了一下必然與偶然這個論證題
幾乎含括了古今中外的各大歷史事件
都有人提出問題,某某事件某某現象是必然或是偶然?
二進位可以表示很多,不代表0或1的二分法就能解釋世界
因為要考慮的因素太多了
人情、民風、氣候、時機、歷史背景都不一樣
通常這種討論常流於假設來假設去
然後就會有人跳出來說,歷史是沒有假設的
討論這種議題的難處在於,大家也只能討論
歷史這種東西又不能做實驗
假設再多種也無法證實是否為真
討論串就會陷入一種鬼打牆的狀態,這是否也屬於一種必然?(笑)

問題在於,哪裡是速率決定步驟?哪裡不可逆?
前面提到的決定性的主線劇情,我認為就像速率決定步驟一樣
一旦發生就會很快反應過去,其中又牽涉很大的能量轉變
導致這個過程一旦發生,後果通常是無法逆轉

NHK有個節目就是在討論歷史的十字路口
分析當時的情勢背景,討論為什麼這個事件會發生
在當時,究竟是一種必然還是偶然
在這種精準的尺度之下,必然與偶然才顯的有意義

為什麼呢?
倘若該事件在當時的狀況下發生是一種必然
那麼也許並非當事人做錯了什麼走錯了哪一步
而是這僅僅是一種趨勢所歸,人力無法掌握
倘若該事件是由一連串偶然所導致
那麼該考慮的就是當事者在導致這些偶然發生上做了什麼
人生就像RPG一樣,充斥著主線及許多的支線劇情
做錯了什麼並不一定就會影響遊戲結局
你總是可能有方法可補救的
差別只在於,在主線上的十字路口選擇了哪條路
決定朝哪個反應方向走

因此,我認為必然是一種趨勢一種大方向
偶然才是歷史的主體
認清必然,掌握偶然者即是英雄

是英雄造時勢還是時勢造英雄即是必然與偶然的有名辯證
必然事件發生後,即是英雄造時勢
偶然事件發生後,即是時勢造英雄

講這麼多,有點太虛無了令人無法理解
就拿信長來說吧,他的崛起是一種偶然
他的隕落卻是一種必然

信長崛起的一役是桶狹間之役(註一),今川義元以十倍的兵力上洛(前往京都)
像開怪手壓馬路般衝像螳螂那麼大的尾張織田家
不論是戰力、人望,信長都不可能會贏
如果是賭博,信長與今川義元賠率可能是1000:1
但是信長卻贏了
原因是一連串偶然事件發生導致了與預期完全不同的結果
今川軍的上洛之旅在接連拿下織田家幾個堡壘後,午後來到了桶狹間
大將,東海道第一弓取的今川義元決定在這個盆地休息吃中餐
信長獲報後,立刻著武裝出發
先前往熱田神社祈禱,然後率領約3000人強襲在桶狹間的今川軍
通說是這時下起了午後雷陣雨
在雷雨聲中,今川軍兀自飲酒作樂慶祝勝利
因此聽見敵人衝殺聲只當是自己士兵喝醉了打架鬧事
沒想是對方強襲本陣,等到發現時已然晚矣
大將,今川義元被討取,死在桶狹間
原本高高興興上洛的今川軍群龍無首,只能倉促退回領地

這個事件可以說是歷史十字路
除了織田家崛起,另外就是讓將來統一日本的德川家康得以脫離今川家成為大名(諸侯)
如果純粹以兵力來看,織田家斷然沒有獲勝之理
但因為偶發的事件,今川決定在一個狹小盆地裡做停留休息
加以雷雨交加,讓敵人疏於防範
促成了織田家的崛起,今川家的末落,德川的獨立
信長掌握了這個偶然,乘著時勢造就自己成為英雄
因此是時勢造英雄,偶然事件成就歷史

而信長在即將統一天下的前夕因明治光秀叛變死於本能寺
史稱本能寺之變(註二)
被視為改變日本歷史的重大事件
光秀叛變後只坐了十日天下便被從中國(日本地名)大返的豐臣秀吉打敗
而後織田家衰落,豐臣秀吉成為天下霸主
姑且不論這個事件背後的成因

只談明治光秀的叛變是否為必然
以結果論來看,光秀的叛變無疑是造就了一場玉石俱焚的悲劇
讓人覺得他根本不應該叛變
但最近ptt戰國版上的一篇討論啟發了我
該討論從光秀的心理層面切入

光秀是一個傳統的知識份子,信長種種離經叛道、前衛開創之想法作為
與光秀心中道德與良心的尺度相差甚遠
滅佛、自以為神、威逼天皇、除敵務盡、殘暴好殺
看著老臣一個個被清算被逼到牆角
自己對於霸強上司的想法一點都摸不透,朝不保夕時時活在猜疑恐懼中
恐懼、猜疑、不安、無助、徬徨這些情緒都會混淆他的判斷
因而可能誇大一些機運來安慰自己麻醉自己

光秀的謀反
是一個高知識份子在極度的暴力與壓力下,無法說服自己苟且偷生
在情緒的激盪下,決定向命運、向這個恩仇交加的上司攤牌
即使明知可能失敗、被報復還是決定要謀反

所以當信長僅帶著隨從數百留宿京都的本能寺
而光秀的軍隊就在附近時,這場撼動歷史的叛變必然發生
是一種宿命累積衝突激盪下的必然產物
絕不是光秀偶然的想法導致了這場叛變
恰恰是兩人性格與價值觀念的差異造成了這個必然的結果
信長必定死於非命,差別只在於什麼時候出現機緣
而這件必然事件發生後,便是英雄造時勢
豐臣秀吉迅速的與毛利議和,只用了五天的時間急行軍200里
回到近畿與光秀決戰,一舉擊潰光秀
頂著為主君復仇的大義,秀吉創造了一種有利於他的時勢
開創了下一個時代

歷史的必然與偶然或許很難說清
然而讀史有助於學習迅速釐清判斷情勢
對於必然趨勢有遠見而及早準備者
在遇到偶然事件發生時,便能準確掌握先機了

註一:桶狹間之變尚有織田軍趁今川軍亂取(掠奪)之時,八百人假扮成今川軍混入本營
         討取今川義元之說法,但我認為信長公記中記載的正面強襲比較可信
        
         桶狹間古戰場

註二:本能寺之變事起肘腋之間,情勢晦暗不明,歷來學者多有說法
            有朝廷黑幕說、德川黑幕說、甚至是秀吉陰謀論等
            至今仍無定論,有沒有幕後黑手,幕後黑手是誰都是一團謎
            唯一可確定的就是神經質的光秀與信長間的衝突已積壓到一定程度
            差別只在什麼時間用什麼形式爆發

京都現存的本能寺
本能寺舊址現今是一所小學,殉難者的魂魄就長眠在此
陪伴這些小學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